• <menu id="yk442"><strong id="yk442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k442"></menu>
  •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

    我們對VR和蘋果是否操之過急了?
    來源:互聯網   發布日期:2022-08-11 06:31:55   瀏覽:6337次  

    導讀:我們如此之需要VR/AR,還有蘋果。 自去年元宇宙概念爆發以來,VR/AR硬件被認為是元宇宙的接入設備,是繼手機之后的下一代計算平臺,擁有廣闊的市場空間。 事實上,從2015年的投資高潮以來,VR/AR設備的市場發展非常緩慢,2021年在元宇宙概念的拉動下,全球銷...

    我們如此之需要VR/AR,還有蘋果。

    自去年元宇宙概念爆發以來,VR/AR硬件被認為是元宇宙的接入設備,是繼手機之后的下一代計算平臺,擁有廣闊的市場空間。

    事實上,從2015年的投資高潮以來,VR/AR設備的市場發展非常緩慢,2021年在元宇宙概念的拉動下,全球銷量才突破1000萬臺大關。根據VR陀螺統計,今年上半年全球VR頭顯銷量為684萬臺,AR銷量則不足30萬臺。

    這樣的規模僅為智能手機銷量的1%,但手機市場已經步入無法扭轉的下滑趨勢,電子產業急需下一個產品來接力。

    VR/AR設備何時能規;,成為像手機一樣的大眾消費電子產品?業界把希望寄托在蘋果身上,翹首企盼蘋果發布傳說中的MR設備,認定它一旦推出便能引爆市常

    最近我邀請看到科技CEO陳丹做了一場主題為VR和元宇宙的連麥直播?吹娇萍紡2016年開始研發生產VR相機等內容拍攝相關的硬件和軟件,在VR這個產業中處在很上游的位置。

    我們在直播中討論了以下三個方面的問題:

    1、VR硬件何時能爆發?距離成為手機這樣的消費電子還有多遠?

    2、VR內容生態的現狀

    3、Meta、Google、亞馬遜、騰訊等巨頭們為什么要做硬件?

    陳丹的核心觀點是,我們對VR和蘋果,都有點操之過急了。

    以下是經梳理的直播精華:

    我們對VR和蘋果是否操之過急了?

    看到科技CEO陳丹

    VR硬件何時能爆發?

    盧愛芳:從 2016 年到現在,VR經歷了一個怎樣的發展軌跡?

    陳丹:2015年VR開始火的時候,我們這個團隊在攝像方面積累比較深,我們判斷隨著VR\AR時代的到來,未來影像一定會向更高維度升級,從2D走向3D,影像是立體的;走向全景,360度可看;甚至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,可互動。

    內容一定會重構,但顯示端已經有微軟、臉書等公司的介入,作為下一代計算交互平臺,VR\AR成為巨頭們的兵家必爭之地。所以我們選擇內容的上游,提供內容制作的硬件和軟件工具。

    2018 年整個行業比較低潮,好多廠家就離開了這個賽道。從顯示端來看,也一直在兩種內容之間嘗試,一是游戲,用 CG computer generated 或者 computergraphic 做出來的內容;另一種就是實拍的場景或者說真實的環境。

    2016、2017年還沒有元宇宙這個概念,但我們認為,玩游戲的人肯定沒有看視頻的人多,我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把真實世界搬進虛擬世界中。后來騰訊提出全真互聯網,后來又有了元宇宙,我們覺得元宇宙這個概念非常好,也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。除了游戲,這個虛擬世界一定是跟物理世界有交集的。而我們做的事情就是讓用戶更方便地把物理世界搬進虛擬世界。

    盧愛芳:Facebook 、微軟這些大公司都進來了,2018 年VR行業為什么陷入低谷?

    陳丹:2018年的時候,無論是拍攝端還是呈現端,技術都還不成熟。舉個例子,2018年的頭顯,也就4k 的像素分布在360度的屏上,人眼視野內的效果也就480P,用戶戴上一看,雖然沉浸感挺好,但這個世界非常模糊,很多雪花點,因為大家都習慣了至少1080P的高清像素。而且當時4K屏幕的刷新率最高也就是60Hz,對于VR所需求的流暢顯示而言,依舊不夠,所以用戶會有點暈。

    但我們仍然認為這個事情很有前途,因為當人們戴上 AR 眼鏡或者 VR 頭盔,第一感覺都是哇,進入了一個很逼真的場景,非常驚艷,第二反應才會覺得好像不夠清晰、有點暈。而且我們觀察到,很多小孩子試了之后,覺得能在里面玩射擊游戲,很爽。至于畫面的粗糙,他們以為就是這樣的表現形式。

    的確當時技術還沒有成熟,包括芯片、算力還不夠支撐,用戶也不多,之前因為有資本在助推,創業公司特別多,大家預期這件事情會非?焖俚某晒,但后來發現沒法落地,有很多公司就退出了。

    我們當時就是踏實地去做產品、賣產品,先活下來,然后去積累,F在還存活的很多公司,都是這個策略,就是打持久戰。去年臉書非常高調地改名Meta,Pico被字節跳動收購,巨頭們都在爭這塊市場,我們是非?春。

    盧愛芳:2021 年VR整體銷量達到了 1000 萬臺,被認為是行業的臨界點。VR 離爆發究竟還有多遠?距離成為像手機一樣的消費級電子有多遠?

    陳丹:其實很難給個時間表,如果非要我預測,我認為可能是三五年時間。很多人在等蘋果,認為蘋果進來了之后會加速這個過程,因為好幾個產品都是因為有蘋果的加入,才成為大眾消費級的。但其實,蘋果MR設備有可能也是一個定價偏貴的、偏2B的東西。

    IBM ,internationalbusiness machine ,它一開始還是 for business,做商業用的。更早之前甚至連商業用都不是,是給科學家、給軍工使用的。喬布斯把它變成了personal computer個人電腦,然后才變成可以移動的筆記本。

    手機也是這樣,眾所周知,手機革了相機的命,但其實iPhone誕生后,前幾代沒有在攝像功能上發展很好,它是慢慢地,先是蠶食了數碼相機,然后開始引入一些單反的效果,后來變成全民都用手機拍照了。

    VR也得經歷這么一個過程,只不過也許會更快一些。我認為,早期肯定是有一些專業機構去制作VR的內容,供大家消費。但什么時候VR能夠發展成一個超級終端,呈現像星球大戰那樣全息影像的效果?

    舉個例子,比如當我們連麥直播,早期可能是我們各自的辦公室里要先鋪好某種設備,捕獲你的信息然后傳給我。到后來不需要在一個特定的場景里,而是變成一個隨身的設備,隨時隨地都可以實現這個效果。這就是元宇宙,我認為到消費者這個層面,需要更長的時間。

    盧愛芳:據傳蘋果MR的定價在 2500 - 3500 美元,的確不是普通人能消費得起的。

    陳丹:我所說的B端,可能也不是企業那種大B端。2500 美金跟 Mac Pro的價格差不多,Mac Pro如果你買來打游戲,它沒什么優勢,但如果你要同時剪十條、八條視頻,它就很強,它完全指向視頻工作者。MR會不會也是類似情況,先面向專業人群,做一個示范,然后再推廣給普通用戶。

    我相信蘋果做MR是為了尋找手機之后的下一個增長點,但它沒有必要那么著急就把手機替代掉,它完全可以跑個三五年。比如2023年把MR做出來,2024年更便宜一點,2025年更便攜一些,形態離C端越來越近,讓大家都能用起來,這個過程本身也是生態、內容積累的過程。

    VR內容生態的現狀

    盧愛芳:說到生態,你如何評價目前的VR生態?

    陳丹:VR生態的發展沒有大家期望的快,但巨頭們一直在往前推動,比如我們每出一個新的產品或工具,這些巨頭都會買去嘗試,也會拉著我們去見內容創作者,把我們的東西推薦給他們,內容創作者的意見反饋回來,我們再去迭代。他們確實起到了建生態的作用,至少我們還是受益不少。

    另外,VR內容的展現和存儲格式方面,在2016、2017年的時候,每個平臺都有自己不同的格式,但后來迅速地統一了。還有游戲這一塊,VR的內容怎么做,怎么導入,unity和unreal這兩大引擎也做了很多支持,F在大家都是基于同一個框架來做事,給Quest做一款應用,和給Pico做一款應用,已經非常接近了,這對創作者來說是一個非常有利的環境。

    盧愛芳:既然巨頭們這么給力,為什么VR開發者和內容仍然這么少?

    陳丹:開發者還是看設備銷量,比如主機游戲,游戲主機已經比VR大了一個量級,但開發者群體也不大,而且基本來自平臺方,比如索尼、微軟、任天堂都各有自己的游戲工作室。

    VR直接跟手機相比,有點操之過急。當然我們大家都不希望只是游戲主機那個級別的,這也是為什么說元宇宙要建成功,不能光靠游戲。

    盧愛芳:如果拿主機游戲來比,主機游戲的制作門檻還是比較高的,那VR內容的制作難度高嗎?首先在全球這塊內容就不多,在中國就更少,Pico 不得不到海外去找內容,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    陳丹:VR內容跟做傳統的2D內容有不一樣的思維,VR的方式有它適合的場景,也有不那么適合的場景,需要去探索。但內容本身的制作并沒有特別高的難度,只要經過培訓,就可以制作,我覺得更多還是商業利益的驅動問題。

    2018、19年,我們是最早做 8k 加 VR的,當時5G要找落地場景,所以運營商都在推VR,這是把 5GVR 綁在一起的一個契機,我們和運營商合作做了一些落地案例和Demo。

    做完之后,我們發現國外VR直播的商業需求來了。比如LV想把某場直播做成VR的形式,它們的內容團隊來找我們,說需要50個機位,那我們就賣50臺VR相機給他們。還有一些足球、籃球聯賽,也在試推VR版的東西。后來東京奧運會、我們的冬奧會,我們都有合作。谷愛凌比賽時的場景,上面有我們的VR 相機在拍攝。

    我覺得主要是看創作方和品牌方是否愿意付錢去做嘗試,國內的需求主要是政府的城市宣傳片,國外更多是品牌方和藝術創作者,比如想拍一部VR電影去獲獎。

    盧愛芳:什么樣的內容和場景適合用VR來呈現?制作成本有多高?

    陳丹:VR 內容特別廣義,一種是全景,就是360度的2D場景,做全景直播,最開始要買我們幾萬塊錢一臺的相機,外加一套軟件,還要有配套的服務器去做拼接,整個成本下來得十幾二十萬。但隨著技術的發展,幾年下來,同樣的內容,成本已經只要一兩萬了。對于很多做內容的團隊來講,不是一個太大的費用。

    但是現在面臨的問題是,哪些內容適合用全景來看?比如說主播帶貨,就沒必要轉一圈看,后面的燈光、布景等本來就是不想讓用戶看到的,這個場景就不適合全景。

    但旅游探店,就很適合全景。還有在醫院新生兒的監護房布全景相機,家屬可以在外面看到,就更放心。

    VR 不僅是全景, 3D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體驗。綜藝類、表演類或者電商購物類,就很適合用3D 去呈現,比如購物、看小姐姐跳舞,我們平?吹降臇|西本來就是3D的,人的眼睛更習慣看3D。

    但如果要做3D 加全景,成本就非常高,它又要有很強的算力,很強的拍攝,后期處理的流程也比較長。

    如果要再進一步,不僅僅是 3D 加全景,你可能想在這空間里漫游走動,甚至交互,現在還沒有特別成熟的內容。但我認為,這個內容是將來的終極形態。

    打個比方,我們要賣一個房子,F在找個主播拿著全景相機,他走到哪,你就能夠在那個地方去看整個房間的位置,這件事情是很容易的。但如果要你自己戴上頭顯,進入這個房子,你想走到哪就能看到哪,要達到這個效果,要解決的問題還非常多,尤其如果還要加上光線追蹤,制作成本會比較高,沒那么快落地到普通消費者就能用。

    光線追蹤在游戲行業發展了這么多年,要做到跟真的一模一樣,也沒法實時地去做,特效公司可以需要花幾天的時間慢慢渲染,才能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。

    我想VR 也是如此,沒那么快。如果元宇宙是地球完全的數字孿生體,云端有一個地球,跟現實這個地球是實時同步的,我在云端的地球漫走,就跟我在現實中漫游一樣,如果做到這個水平,就是黑客帝國了。

    盧愛芳:現在VR內容還是游戲占主導,未來影像類的VR內容會有多大空間?

    陳丹:其實也有很多用戶在Quest上看視頻,還有全景的照片也很受歡迎。游戲無論是制作周期還是難度都不小,很難在短時間內涌現出特別多的內容,供大家消耗。字節跳動收購Pico,大家之所以興奮,就是覺得可以再造一個VR版的抖音。

    比如我們在這里做直播,前面講到可以將我們的立體影像拉到某一個空間里,我們好象面對面坐著,你還可以遞給我一個東西,我看到的跟你看到的是一樣的,觀眾還可以坐在旁邊,聽我們交談,好像圍爐夜話、煮酒賣英雄,這樣的終極形態是非常有價值的。

    巨頭們為什么要做硬件?

    盧愛芳:Meta 的Quest和它的元宇宙戰略之間是什么關系?

    陳丹:Quest肯定是一個入口, Meta是一個做社交的公司,一直講的是connecting people,以前通過臉書把人連接在一起,而現在通過Quest這樣一個設備把人連接在一起。其實微軟、zooms也在連接人,蘋果沒做社交,但它有特別多的設備,特別多的入口,有了設備之后,對蘋果來說,做應用跟做Facetime也沒啥區別。它跟Meta是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去推進,無非是封閉和開放之爭。

    盧愛芳:騰訊收購了黑鯊手機,又成立了XR部門,騰訊為什么要做硬件?

    陳丹:騰訊畢竟還沒有推出硬件,但如果真的做硬件,那就跟臉書一樣,就是爭奪一個入口。

    盧愛芳:VR 就一定是元宇宙的入口嗎?

    陳丹:不管 AR 或者VR ,它都是一個計算交互的界面,以某種硬件的形式去承載。元宇宙的入口我認為有兩種可能,一種就是像手機一樣的超級終端,它取代了一切,所有東西都在它上面完成,其它的硬件都只是輔助。但這個手機是屬于你的,你不可能把它給別人。

    另一種可能是泛在的,屏無處不在。喬布斯曾被詬病抄襲了施樂實驗室的想法,那個想法就是拿紙做類比,你在筆記本上寫東西,你可以把那張紙撕下給別人,以后如果屏足夠便宜、足夠泛在,到處都是,觸手可及,你就可以把屏給別人。

    腦機接口之后,你可能連頭顯都不需要了,身體需不需要都很難講,就以前笛卡爾講的,你就是藥品里的一個大腦。

    盧愛芳:谷歌眼鏡為什么沒做起來?

    陳丹:谷歌的安卓那么強,但手機沒做起來。谷歌在 VR 上發力也非常早,最早的cardboard、谷歌眼鏡,但好像沒有哪個硬件真正做起來了。

    但谷歌在推動行業生態上有非常巨大的貢獻。安卓不僅對手機生態,現在VR頭顯都是基于安卓。內容創作方面,油管也一直持續在支持。尤其是一些協議標準,很多都是谷歌比較早提出來的。

    盧愛芳:谷歌前段時間展示了最新的Google Glass ,可以實時翻譯,你怎么看?

    陳丹:翻譯是AR 的其中一個功能, Google Glass一開始是 2C ,引發了很多類似隱私問題的討論。Google glass 2 就完全 2B,跟微軟做 Hololens 的選擇差不多,F在做翻譯,顯然是想從B端向更廣泛的C端去延伸。

    但用戶是不是買單?有必要戴這么一個眼鏡嗎,還是用手機就能實現同樣的效果呢?這也需要一個探索的過程。

    其實還有一家公司Snapchat,Snapchat本身是一個社交軟件,但它的主頁上說, snap is a camera company ,它對自己的定位是做相機的。Snapchat推出了可拍照的眼鏡,它跟Facebook一樣,本來是做軟件的,它去做硬件,想把用戶圈在那里。

    其實我們還會看到亞馬遜也出了很多跟攝像相關的硬件,比如門鈴、在家里巡視的機器人、甚至用無人機做巡視。亞馬遜本來是一家電商公司,為什么還會有一個亞馬遜 device 這樣的部門?或許是純粹在虛擬世界開拓已經到了邊界,需要再做個硬件來成長。

    其實,internet of things 即IoT 這個概念講了非常非常久,整個概念的核心是,硬件是分布式的,有非常多的硬件連在一起,帶來很多的價值。某種程度上來說,IoT將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連接在一起,我們認為,元宇宙未來肯定不只是avatar 和虛擬場景,而是能看到真人,和真實的場景互動,這也是支撐我們做下來的信念和初心。

    贊助本站

    人工智能實驗室

    相關熱詞: 我們 蘋果 是否 之過 急了

    AiLab云推薦
    展開
    Copyright © 2010-2022 AiLab Team.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   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公司動態 | 免責聲明 | 隱私條款 | 工作機會 | 展會港 | 站長號
    熟女高潮嗷嗷叫视频
  • <menu id="yk442"><strong id="yk442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k442"></menu>